王珒珻

我曾在云南支教两年,关于农村艺术教育的问题,问我吧!

我叫王珒珻(jīn méi),2014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社会学专业,香港中文大学性别研究课程2016-17硕士在读。2014.7至2016.8,我作为“美丽中国”项目老师,在云南省腾冲市界头镇大塘完全小学支教,教授音乐、美术、语文等科目,组建了一支能合唱也能器乐合奏的大塘娃艺术团,并于2016年暑假带到上海演出。
我在云南腾冲大塘完全小学支教700余天,用这两年的时间让22名从未离开过大山的孩子走到了黄浦江畔,与上海市学生艺术团民乐二团(杨浦区少年宫民乐团)同台演出。22位艺术团成员从不识乐谱、不会乐器、不会正确发声,到现在的看谱唱歌、演奏乐器、多声部合唱,这背后是我们的磨合与成长,我的同事们和朋友们都说我在中国再次上演了一幕“放牛班的春天”。
这次经历,让我感受到让大山里的孩子接受艺术教育的必要性,并且希望以后能从事推广农村艺术教育相关的工作。关于我过去两年的经历,关于对农村艺术教育的思考,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达到目的的方式可以是怎样的,如何进一步解决农村艺术教育资源紧张的问题等等,欢迎和我一起探讨。
378
教育 2016-09-14 已关闭提问

相关新闻

74个回复 共75个提问,

热门

最新

听说云南的蛊术很厉害,真的吗……

王珒珻 2017-03-29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评论

热回答
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
##########
<listing id='pnEjwpw'><sup></sup></listing><address id='gvdskS'><big></big></address><i></i>
    <strike id='iQbyFC'><option></option></strike><abbr id='NqETU'><samp></samp></abbr>
      <small id='DeLmMRdi'><big></big></small><pre id='oL'><samp></samp></pre><b id='IPoudi'><dfn></dfn></b><u id='YqpMK'><small></small></u>
            <span id='Ff'><bdo></bdo></span><bgsound id='Ioedja'><abbr></abbr></bgsound><font id='MITSqJpK'><font></font></font><sub id='mUvXQLQg'><b></b></sub>
            <sub></sub>
            <tt id='MwyCe'><l></l></tt><bgsound id='ix'><b></b></bgsound><var></var>
              <small id='GMhoFd'><abbr></abbr></small>
              <samp id='oJDO'><pre></pre></samp><xmp id='iRKVuf'><span></span></xmp>